那李元杰啊告别之时,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你一

分享到:
李林拱手道:“兄长,林已经在兄长之地耽误了几日,家中政事已经累计如山,不可久留!如今兄长已经祭天完毕,所以,林……正打算与兄长就此告别!”李林想的是,我在这外面跟你告别,就算是你还真的要对我下手,我打不了带着人马就跑,没有城墙的阻拦,自己清一水的骑兵,一切都好办!
 
    刘和一听,惊诧道:“元杰,你与寡人才见面几日,兄弟之情还没有诉说多久,为何这般焦急啊!”
 
    李林赶紧道:“兄长,如今我大汉天下终于盼来的光明,兄长光复二都,百姓们终于看到了希望,林更是不能当误政事,抓紧重拾河山,造福百姓,等到林与兄长光复我大汉之日,林定然与兄长悉心诉说兄弟之思念!”
 
 第二十七章 辽王兵符
 
    李林在黄河岸边,祭祀结束之后,当场跟刘和告别,虽然让一旁的文武百官有些不解,为何李林会这般的焦急,但是李林执拗之下,刘和看似百般为难的同意,其实在刘和眼里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策马狂奔之中,赵云看了看身边满脸严肃的李林,疑惑道:“主公,我们为何这么焦急离开?”
 
    李林默默的说道:“我心中有些不安,纵横沙场十几年,从来没有过昨天和今天的感觉,这个刘和定然有蹊跷,在许昌之时,士元就已经提醒过我!诶……大意了!”
 
    赵云眉头直皱,士元?不就是那个在荆州有些名望的学子吗?怎么主公会这么相信他?赵云疑惑道:“主公,众多大人都认为刘和是不敢害主公的啊!”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道:“当局者迷,我是这样,家中那些兄弟们又何尝不是这样,士元刚刚投靠我不就,旁观者清,他们可能才是更加清楚的,这一会到长安你们也看到了,刘和,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傻乎乎的刘和了,给我的感觉,好似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赵云么眉头紧锁,道:“好似是有些王者之气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李林苦笑一声,道:“看来刘和在我在中原大战的这几个月来,没少进步啊,不管他是装出来的也好,还是真的这样也好,刘和身后必有高人相助,要是想害我的话,这一次我来长安是最好的机会,要是这样的机会那高人都把握不住,刘和这可大树倒下是迟早的事!”
 
    “嗯!”赵云默默的哼了一声,加快了速度,在来之前,可能谁也没有想到如今的情景,来的隆中,走的匆忙,而李林呢,如今也不敢说是那个可以使天不怕地不怕的李林了,拥有的越多,却越怕失去。
 
    而就在此时,就在距离李林前方几里地之外,一伙人走上了最高的崖壁,大西北的黄土之上,刘和挺胸而立,身穿华美的盔甲,根本毫无实战性可言,不过是为了好看或者是护身罢了,为何是刘和,废话,刘和已经等待此时此刻许久,满脸阴邪的笑容,看向西方,只等待着李林人马的到来。
 
    “呵呵!果然不出文和所料啊!”刘和眯着眼睛,已经看到远处一个黑影已经出现,不禁笑了出来。
 
    不错,又是贾诩,贾诩智谋,司马懿之大略,两个心中极其毒辣的人合一,世上要说起算计来,谁又能够敌过这一对组合,司马懿善于设计,长远的计划全部都是司马懿所设计,但是司马懿毕竟年纪商情,御人之术上佳,但是要说这料敌于先,决胜千里,当然要说贾诩贾文和了,虽然司马懿想着要在李林归去的路上,伏击李林,将李林诛灭于此,但是要说具体的计划,司马懿可是不擅长了,但是对于一个领导者来说,不是要自己出主意,而是要善于采纳麾下之人出的主意,而司马懿如今的麾下,贾诩正是这时间上上的谋士,这样巨损的计划,当然是处在了贾诩之手。
 
    以司马懿对于李林一方的了解,当然是料定李林回来,就连带的护卫人数都猜的八九不离十,而贾诩呢,则是要制定周密的计划,将李林诛灭,万一让李林逃脱,让李林一方群龙无首对于又是就会立即失去了。
 
    所以贾诩就用一个很好的方法,祭天,将李林引了过来,事先,当然是要靠司马懿最强大的心理攻势,让李林越来越感受到了忐忑不安,祭天之时,乃是在外,李林定然恐惧刘和会在城中暗害,但是到了野外,天子可以纵横支撑,李林定然会在这个时候跟刘和焦急的请辞,随即嘛,当然是很是直接的就跳进了贾诩所设计好的包围圈。
 
    刘和身后,在李林到了长安城后就一直没有露面的司马懿,正在低着头,邪笑着站在那里,刘和回头对司马懿懂道:“仲达啊,一切是否已经准备妥当?”
 
    司马懿拱手道:“大王放心,一切已经准备将就绪,还等待这李元杰的到来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刘和又是开心的笑了几声,喃喃说道:“能够看到这李元杰的死期,也是寡人平生一大幸事啊!”
 
    司马懿没有说话,继续邪邪的笑着,看着正在接近的李林一伙人,刘和一看另一侧,不是别人,正是一身皮甲的刘真,挽起发髻,带穿上皮甲,腰跨钢刀,更是多了一份英武飒爽之气,加上玲珑的脸蛋,直接让每一个男人都有股冲动,想要上去揉搓这个可爱的人儿。
 
    刘和则是不削的笑道:“呵呵,看来我这个妹妹是自作多情啦,那李元杰啊,告别之时,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你一个字啊!”
 
    而刘真呢,早就已经换上了本来的面孔,冰冷而死寂,之时简单的别过头,看了一眼刘和,什么话也没有说,刘和打了个哈哈,接着向下方望去,等待这好戏的开始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不对!”策马飞奔的李林,有赶到了一阵阵的心慌,刚才几天之前,本来已经平稳下来,但是如今怎么回事,那种忐忑的感觉有忽然萌生之心头“啊……哦!啊……哦诶……啊嘶地,啊嘶抖,啊嘶啊嘶嘚个抖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心中嘀咕“不对劲,看来自己又是他奶奶的中了刘和背后高人的计了!莫非这一切都是在他的算计之中?自己就这么一点人马……拼不过,只有跑!但是这刘和不看到自己的人头,是不会放弃啊!刘和啊!刘和!没想到你还真的敢动我!就不怕这天下大乱吗!也是,这天下已经大乱了!刘和!你太高看我李林了,这天下可不是没了我,我就无法阻挡你了!”
 
    想着,李林一手勒着马缰,一手伸进了怀中,顺怀中掏出来一个东西,这个东西,是李林一直都要随身带着,并且要细心保管的,因为这个东西,可能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,缓缓的递了出去,正是身边的赵云,李林道:“子龙!拿着!”
 
    赵云听到了李林的声音,一点头,看到了李林的手,当看到李林手中的东西的时候,更是惊讶不已,赵云连忙说道:“主公,这……这万万不敢拿!”
 
    什么东西,连一身是胆的赵子龙都不敢拿,这李林手中,可是这可以统领李林之下半壁大汉江山兵马的辽侯兵符,有了这块兵符,在李林的之下,你才有权利调动兵马,李林麾下的几位统兵的将军,手中也有一块兵符,乃是象征着他们统领大军的权利,但是他们可以统兵,却不可以调兵,只有接到李林的指令,上面扣着这般兵符印下的痕迹,你才有权利调动兵马,这是李林的御兵之道,防止各大将军拥兵自重,你有兵马,但是你没有权利动用兵马,这洗个兵马还是李林的。
 
    但是现在,此时此刻,李林却将这个随身佩戴的兵符拿了出来,递给了赵云,这是何意,就看李林目光不变,直视前方,沉声道:“拿着!”
 
    赵云道:“主公,某将定然保护主公周全,这个……这个末将万万不敢拿着!”
 
    李林怒声道:“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,此乃将领,这一次实属某之大意,轻视了那刘和,现在估计那刘和已经派遣了兵马,就在前面等着咱们呢,子龙你武艺天下无双,奋力从出的机会比较大,你拿着这个保险!”
 
    赵云激动道:“此乃是主公之物,末将万不敢拿!末将定然已死保护主公!”
 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 » 那李元杰啊告别之时,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你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