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有几千军队,向黄河岸边开拔

分享到:
 
    刘真一听,面色瞬间通红,缓缓一点头,道:“是!”声音就好似一直蚊子从李林的眼前飘过的声音…………
    李林玩味的看着满脸通红的刘真,若是这刘真是一个正常的姑娘,对李林可以说出这个“是!”字,可是要让这姑娘舍下一张脸皮来,但是现在看着刘真的表情,就连李林也分不清楚,这个刘真,到底是什么意思,到底死不是刘和派来监视自己,或是……诱惑自己?这种事情,可能连刘真自己都分不清楚吧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呵呵,这才几天啊,我都对你的服侍习惯了,要是没了你,恐怕我都会不习惯了,你放心,我会跟我兄长说的,将你赐给我,再说,我记得那天晚宴的时候,你家大王已经说将你赐给我了吧……反正我貌似是记得,那天么喝多了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刘真红着脸,低着头,没有说话,李林笑着起身,道:“走吧!去见我兄长!”
 
    刘真好似忽然想起什么,赶紧说道:“辽侯怪罪,大王派人来,跟婢女交代了一件事情,婢女正要告诉辽侯!”
 
    李林看了看刘真,疑惑道:“何事?你说吧!”
 
    刘真赶紧说道:“大王派人来,吩咐婢女告诉辽侯,明日大王想要带领百官,前往黄河岸边,祭天!”
 
    “祭天!”李林听完这句话,有些哭笑不得了,这刚刚拜完了祖宗,就像要祭天了,这个刘和,可是真有意思,祭天之后你要干嘛?莫非这刘和真是急着要称帝不成?
 
    李林心里想着这刘和的意思,但是既然这刘和决定祭天,李林明天可是没办法走了,但是李林心里可是越想越不对劲,要是那刘和忽然发难,或者是起什么幺蛾子,自己还真就接不了,现在的刘和地盘大了,兵马多了,也可以看出来,也越来越有个君主的样子,不得不说,这个刘和不是以前那个逗比一般的刘和了,李林不得不小心一些。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好!就这样吧!你先下去,我要休息一会,你也累了一天了,过几天过不定我就带着你走了,自己去欣喜一下去吧!”李林说话依旧轻浮,不管现在如何困难,李林照样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,不过李林也想着,老子这只是把反应慢说的清新脱俗一些啊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真目露精光,知道这李林是察觉到了不对劲了,心说,不愧是征战十余年的人,果然敏锐,不过事已至此,你李林已经深陷其中,想要拔出腿来,可是难了……
 
    虽然不知道刘和的计划,但是刘真也感到了,刘和要动手了,但是……刘真不知道,自己的心里,为何有一些不忍,不忍看见眼前这个看似放荡不羁,甚是登徒子一般的人,就这样被自己那个暴虐且没有什么真本事的哥哥害了,大汉辽侯,那是当世奇才,就算是辽侯的敌人,都是不尽感叹一句,这样的人,要是换成了自己那哥哥代替了他的地位,这天下会是个什么样呢?
 
    刘真是平生第一体会到了纠结的感觉,但是……但是眼前之人,那是我刘家的仇人,那刘虞毕竟是自己的父亲,刘和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,血浓于水,纵然无情,可若是这李林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想以后,活着离开了这里,会不会真的就举大兵杀来,生灵涂炭,百姓再受战乱之苦!刘真毕竟仅仅跟李林接触了三天,虽然三天之中,李林一直给了刘真的样子是一脸无害的,根本不会像是一个好战的君主,但是刘真也不敢说,自己的眼力,就可以看出这李林的真实面目,李林死,自己就也算是帮了刘家一把,也算是报答父恩了,到时候……自己大不了一死!偿还了这李林的命罢了!
 
    不知道刘真心里为何把李林现在的情形的责任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,其实李林早就已经深陷在了刘和的全套之中,啊不!乃是司马懿的全套之中,当李林轻视刘和的那一刻开始,他的命运之中,就注定有这一场劫难…………
 
    第二天,赵云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,刘和带领文武百官,还有几千军队,向黄河岸边开拔,一路无话,刘和表情一直都很是庄重,祭天,乃是要表达刘和希望顺应天命之意,而这祭天,怎么会不用祭祀的用品呢?而这个用品嘛,刘和满眼阴狠的瞟向了一旁的李林的马车,心说“李元杰!我就要用你的命,让世人知道,我刘和!就是那唯一可以顺应天命,继承大统之人!不!我乃是受命于天!你就是我给上天最好的礼物!李元杰!”
 
    李林只感觉脑后有些凉飕飕的,脖子一缩,晃了晃,对一旁的方方接着刚才的话说道:“记着,现在的我觉得刘和越来越是反常,使出反常必有妖,让子龙一定要时刻警惕!”
 
    方方闷声说道:“主公放心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心中有些忐忑,自己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啊,就算是大战前夕,也不会这样的紧张,祭天?李林没有过这样的经历。
 
    “我靠!不会是上天预警吧!”李林口中喃喃的说道。
 
    李林自己觉得自己有什么可怕的,一个劲的心里暗示,但是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心中的慌忙,自己干嘛要慌张,刘和那样的成色,自己看不起还来不及呢,有什么可慌张的,靠!但是怎么还是这样……第六感发作?
 
    李林在马车之中平复这自己的心里,不一会,马车的帘子缓缓掀开,刘真玲珑的脸蛋探了进来,柔声说道:“辽侯!给您水袋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李林点点头,结果水袋,喝了两口水,深呼吸,心中的慌乱终于平稳了下来,闭目养神一会,李林自言自语道:“无论怎样,事已至此,哼!刘和!倒要看看你玩的什么花样!或者说…………老子有心律不齐,跟第六感没啥关系?”
 
    李林自顾自的嘀咕着,心情也放松下来,方方估计是听到李林自言自语的声音,掀开马车上窗口的帘子,问道:“主公,可是有事?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无事!”闭着眼睛的李林,缓缓睁开了双眸,精光闪过,自己刚才真的是太过不稳定了,这么多年,自己何尝有过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“哼!”闷哼一声,李林缓缓起来,掀开帘子,走了出去,前面车夫缓缓的拉动马车,而李林则是挺胸,傲立在马车前端,双手负于背后,阳光撒了过来,一袭白色文衫的李林,在这百官与大军之中,何其显眼,面上微微一笑,李林嘀咕道:“老子,还是老子!”
 
    黄河岸边,已经架起了高台子,高台之上,香案立于前端,几杆大旗在上,台子上,已经备好牺牲,之等待祭天之人的到来。
 
    “拜!再拜!三拜!”主持祭天的官员,对着下方的文武百官一声一声的喊着,在刘和为首的文武百官,已经换上冕服,不停的跪拜,纵然李林心中依旧不爽,但是这是祭天吗,古代皇帝都是上跪天,下跪地的,自己又有何不一样啊。
 
    以玉作六器,以礼天、地、四方,以苍璧礼天,以黄琮礼地,以青圭礼东方,鸾亭山以圭、璧玉器组合祭天,可能主要是祭东方的天,刘和面朝东方,不停的磕头,而百官跟对,很是壮观。
 
    “嗖嗖!”台上,两名精锐的弓箭手射出了冒火的箭矢,正好射中漂浮在黄河之上的小舟,点燃了小舟上的柴火,“噗!”小舟瞬间燃烧起来,说是有火象征了吉祥,但是李林就不明白,这刘和到底是在祭天还是在拜祭河神啊。
 
    “礼成!”官员一声高盛的叫喊,
 
    对于李林来说,随意的祭天,算是结束了,李林已经感觉到了心里不对劲,直接就找到了刘和,还能是何事,告别呗。
 
    “兄长!”李林直接到了刘和身边,拱手道。
 
    祭天嘛,虽然刚结束,但是刘和还是一脸沉重,看到李林过来,刘和疑惑道:“哦?元杰,何事?”
 
    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 » 还有几千军队,向黄河岸边开拔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