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主公的安全,自己必需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

分享到:
祭祀是无聊而又压抑的,谁还会在祭奠亡灵的时候说什么开心的事啊,李林心中郁闷,更郁闷的是刘和非要让他披麻戴孝,说李林乃是其弟,也算是半个大汉皇族的人,所以应该跟他一样,穿这么逗逼的衣服。
 
    郁闷了一天,终于回到了宫中,因为今天刚刚祭祀先祖,所以停止庆祝,而刘真服侍李林换好衣服之后,缓缓退去,方方走了过来,有些迟疑,但是万般的犹豫下,依旧说道:“主公!你现在是不是和那刘真,有一些…………有一些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缓缓说道:“你是说,我现在跟这个刘真,有些过于亲密了?”
 
    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窘迫的说道:“这个……主公,您明知道这个刘真有问题,为何,为何还要时常让她侍奉左右?”
 
    按理说,方方作为一个属下,是不应该跟李林说这样的话的,但是方方伴随李林左右多少年了,李林穿越了多少年,就有多少年,李林根方方的感情,乃是家人,绝对不是有什么上下级别之分,而现在方方跟李林所这样的话,更是说明了方方对于李林有着比一个主公更加升华的感情。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缓缓道:“你个小子,可别是想着回家跟几个夫人打小报告吧!”
 
    方方赶紧摇摇头,道:“末将不敢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眉头逐渐皱了起来,缓缓道:“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!”
 
    方方疑惑的看着李林,李林眉头紧锁,道:“那天,酒宴上,张燕跟我说了一句很是莫名其妙的话!”
 
    想到了大小报告,李林忽然想起来当年自己跟张素素的事情,身在刘和之地,想起来张素素,当然就想起来张燕了,方方也是赶紧想着那天晚宴上的事情,嘀咕了一句,道:“张燕好像是到了主公面前,说……说的是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接茬道:“说的是让我不要久留,而后我正要追问,刘和忽然过来,将话给岔开了!”
 
    方方点点头,道:“对!就是这般!”
 
    李林忽然想起来什么,立即问道:“方方,这几日,特别是近日祭拜皇陵,你见到了张燕?”
 
    方方赶紧搜索了这两天见到的一切,随即便道:“末将没有见到!”
 
    “不对!”李林一拍手道:“这张燕定然是定然是想要提醒我什么,估计是被刘和察觉!”
 
    方方疑惑道:“这……这张燕乃是刘和属下,莫非他还会背主,而帮助主公?”
 
    李林默默的说了一句,道:“他可是也怕他女儿没了夫君,他外孙没了父亲吧!”
 
    李林随即便道:“方方!”
 
    方方一听,乃是下令的口吻,立即拱手道:“末将在!”
 
    李林吩咐道:“立即派人通知赵云,做好随即离开的准备!还有…………做好随即作战的准备!”
 
    李林总觉得从今天开始,特别是从刘和祭拜皇陵的那一刻,李林的心里就有了一丝丝的不安,如今越想越是不对,毕竟身在刘和之地,而这几天,刘和给自己的态度,好似跟以前大不一样,以前刘和虽然跟自己也是假惺惺的,很是有礼,但是李林绝对可以从刘和的眼中看出来,刘和对自己的无限怒气,而现在呢,李林在刘和的眼中看不到了怒气,反而是确确实实的高兴。
 
    刘和看到自己到了很高兴,不是他刘和这的疯了,就是肯定有阴谋,李林现在终于有点感觉,这个刘和邀请自己来,恐怕真的是给自己布下一个大口袋吧!
 
    “诺!”方方拱手道,眼中已经出现了阴霾,看来自己的主公是已经想到了刘和要对自己不利,方方自知没有主公的聪明才智,还没有想清楚,但是李林既然这么说,就肯定有事了,而如今李林身处刘和治下腹地,身边兵马才有千余,若真的是那刘和要发难,那可就是以一敌百性质的恶战,但是就算是这样,方方心中也已经坚定,一定要保护主公周全!
 
    方方缓缓的退了出去,传令在宫外驻扎的赵云,而同时,刘真也端着一个托盘,里面放着不少的水果缓步走了进来,虽然尽显媚态,但是现在的她,在方方的眼里,就是蛇蝎一般的美人,那个男人不爱美人,但是眼前之人乃是自己主公的大敌派来的,若是要对主公有一丝丝的不利,方方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格杀,作为一个合格的护卫,不会有任何的恻隐之心,一切以自己主公的利益为上,只要是触碰了自己主公的安全,自己必需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,但是这样的性格,确实跟李林极为心软的样子恰好相反的,不然方方是绝对不会让刘真在此接近自己的主公。
 
    凭空比划了几个手势,方方放心的出了门,那几个手势可是不一般,乃是方方对暗中保护李林的护卫的指令,乃是格杀令,只要刘真有任何不轨的动作,立即格杀,好不留情,而方方呢,李林这样关键的指令,当然要方方亲自带到赵云处。
 
    刘真并没有对方方瞪着自己的眼神有任何的不悦,甚至是没有什么反应,目光直视,将托盘放到了李林眼前的案子上,柔声道:“辽侯,这些都是从并州刚刚送来的水果,大王专门让婢女送来!”
    随即,李林缓缓说道:“这样,某来了也已经停留了三日,兄长庆贺之心已经感同身受,我那边也有不少的事啊,真儿,你派人去找胰腺癌兄长,就说林欲归家了!”
 
    “啊!”刘真忽然惊叫一声,满脸的不舍,道:“辽侯!您……怎么这么着急走啊!”
 
    李林看着刘真的表情,淫荡的一笑,这样的情况下,可以淫荡一笑的人,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就是李林有这样的没心没肺的胆量,李林笑道:“呵呵,真儿,你就对我这般的不舍?”
 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 » 自己主公的安全,自己必需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