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的什么财物随时随地都有而宝马须得董卓亲

分享到:
“不错,关键就在于此我的摩托女友!主公请想,吕奉先如此武艺,但丁原却不让其领兵,而只让他做主簿,这其中难道不让人怀疑吗?”
 
    “文优之意是说……”
 
    “主公,吕奉先与丁建阳两人,名义上虽为义父子是不错,但是以儒得来的消息,还有儒之分析来看,两人的关系恐怕……”
 
    董卓算是明白了,两个人的关系肯定是不怎么样啊。不管丁原的目的如何,吕布这么个绝世武将做了个军中的主簿,这事儿怎么想怎么不对,要说其中没有问题,谁能相信啊。
 
    “文优之意我已知晓,却不知如今有何办法能让其甘心入我帐下?”
 
    “儒以为,可以劝说他,让其加入主公帐下!只要对其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说其以利害,相信他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来的!”
 
    “果真如此?”
 
    “不错,不过还需要主公割让喜爱的一物才行!”
 
    “何物?只要能让吕奉先投靠于我,我董仲颖没什么不舍的!”
 
    李儒心中暗笑,就怕说出来就舍不得了。
 
    “正是主公当年所得宝马赤兔!”
 
    董卓一听,心说李儒你可真敢说啊。那赤兔宝马我自己都舍不得骑,一共才骑过多少回啊,结果如今你就劝我送人了?
 
    李儒一看,心说怎么样儿吧,“主公,所谓‘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’!吕布吕奉先此人,何止千军万军,赤兔虽为宝马,但却畜生耳,而吕布却为熊虎之将,岂是一畜生可比的?”
 
    “文优之言我亦知晓,非是我不舍,只是文优确定此事可成否?”
 
    “然,儒有八成把握!”
 
    “好,有吕布在,天下可定!”
 
    董卓心说,自己虽然说是有点儿不舍得宝马赤兔,但是真要是用一匹宝马就能把吕布给拉拢过来,那么这个确实还是值得的,很值得。董卓要是连这个都分不清,那他也就不用混了。虽然宝马赤兔他就那么一匹,自己喜欢得不行,但是吕布这么个人才天下也就只有这么一个,所以却不是什么马所能比的。
 
    “文优觉得此次何人可胜任说客?”
 
    李儒一笑,“主公,此事儒当仁不让!”
 
    董卓闻言,他心里不放心。毕竟像吕布那样儿的已经站在武艺巅峰的人物,他是不会再有多少顾虑的,什么“两国相争,不斩来使”,他估计都不会怎么想这个。而李儒要是真有个什么闪失,自己到时候可就追悔莫及了。
 
    所以董卓一听完李儒说的,他就直摇头,“不可,文优不可,我看你还是举荐其他人去吧!”
 
    “主公听儒一言,此事必须儒亲自前去才可,而其他人却是不能担此重任啊!”
 
    其实李儒觉得李肃却是比自己更适合,他比自己更适合当说客,而且李肃好像和吕布还有点儿什么关系,但是他却不想让李肃去,因为李肃这人是小人啊。但如果他真是对自己主公忠心耿耿的也行,无论小人君子却都有其用武之地,都是要用的,但是李儒却总觉得这人没有那么忠心。说白了,他想得就只有他自己,永远都是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九四章 为说飞将赠赤兔
 
    董卓一听,凭他对李儒的了解,他知道,李儒他这真是要非去不可了。
 
    “文优当多加注意才是,我宁可不要吕奉先,也不可失去文优你啊!”
 
    在自己主公帐下这么多年了,李儒自然听得出来董卓说得是真心话,而他的心里确实也有些感动。毕竟作为一个谋士,没有不想得到自己主公的看重重视的,而真能如此,那么这个当然是好的。
 
    “还请主公放心就是,儒对此事有很大的把握!”
 
    “好,那就好!”
 
    董卓一看李儒对此事很有把握,他也就放心多了。毕竟他也知道,要是真那么危险的话,没什么把握,李儒他也绝对不会亲自出马的。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”,要是这样儿的事,一个真正顶级的谋士是不会去做的。
 
    “如此,那我们便去牵马吧!”
 
    除了宝马赤兔之外,其他的什么财物随时随地都有,而宝马必须得董卓亲自去牵来才行。这个军中是人人都知道,宝马赤兔没有自己主公亲自去牵,那是谁都不敢去乱动的。
 
    等董卓把赤兔马牵来交给李儒的时候,顺便把准备好的财物也交给了他,“一切便拜托文优了,其他的都不重要,只需文优平安归来即可!”
 
    “劳主公挂心,儒受主公知遇之恩,此次定不负主公所托!”
 
    天黑之后,李儒就去了并州军大营,去见吕布。
 
    吕布帐中,士卒来报:“营外有将军故人想求见将军!”
 
    吕布疑惑,怎么自己的故人?也没说是谁,不过他又一想,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儿,还是见见这个故人吧,可能真是自己的故人,要是不见一下也不好。自己方天画戟在手,天底下怕过谁来?
 
    “请他入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不一会儿,李儒就到了,后面的士卒则端着他带来的那些财物。
 
    吕布一看,这人看着确实挺眼熟啊异武纪最新章节。他虽然知道有李儒这么个人,但是却不知道哪个是李儒其人,至于他觉得李儒眼熟,那当然了,因为他和丁原在温明园的时候,确实是见过李儒,看了他几眼。因为那个时候李儒就在董卓的身边,所以吕布是有些印象,不过却不深,也不知道在哪见过他,更不知道他是谁了。
 
    吕布一看这个有点儿眼熟的中年文士,而且还给自己送礼来了,他也不能不客气点儿,别看吕布是军中主簿,但是他确实没什么钱财,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错,而丁原对他也不怎么样,这却也是吕布对他众多不满地方中的一个。
 
    “不知先生是何人?我们见过?”
 
    李儒淡淡一笑,“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,今日在温明园中还见过!”
 
    吕布把眼一瞪,在那儿见的人,不就是董卓和朝中那些大臣吗?难道此人是那些大臣中的一人?
 
    “将军不认识在下也属正常,在下姓李名儒字文优,在董公帐下做事!”
 
    李儒!吕布心中惊讶了一下,他是没想到李儒居然在晚上到了自己的大帐,这个李儒胆量不小啊!
 
    “先生是给董仲颖当说客来的吧?”
 
    吕布双目放光,气势直接就散发出了一些,不过他也知道,李儒不过就是个文士,所以没想怎么让他出丑,不过就吓他一下。
 
    不过李儒倒是没被影响到什么,只是说道:“当然,不过将军之意,莫非是要杀儒?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!”吕布大笑。
 
    “不,先生既然敢深夜入我大帐,布倒是佩服先生之胆量!不过布平生确实最不喜说客,所以先生如果说得好了,布自然待先生如座上宾,如若不然,那么,哈哈哈,先生当知道后果吧!”
 
    李儒心中暗笑,什么说得好,说得不好的,你吕布如果立场坚定的话,就算不杀自己,那么直接就把自己赶出去就完了,还用如此?不过你越这样,对我就越有利,你无非就是想看看我们能给你多少好处罢了,如果好处足够,让你投靠主公,你吕布还做不出来这个吗?
 
    “好,将军快人快语,儒觉得如此正好!请将军听儒慢慢道来!”
 
    “先生请讲,布洗耳恭听!”
 
    “儒想问将军,当然将军可以不必回答儒,而将军自己只需知道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即可!这第一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 » 其他的什么财物随时随地都有而宝马须得董卓亲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