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而自己还得给他卖命说实话吕布心有不甘但是

分享到:
  “好,此战非华将军不可!准战!”
 
    “诺!末-将,得-令!”
 
    华雄说完,提刀出马,来到了两军阵前,用刀指着张辽说道:“关西华雄,前来领教!”
 
    因为吕布在这儿,所以基本上人人都收敛了很多,和平时都不太一样了。
 
    张辽说了句请,然后两人就开战了,刚斗了十个回合,吕布是微微皱眉,心说文远不是此人的对手啊。倒不是他武艺不如此人,而是经验不如人家,早晚必失!
 
    想到此处,他则对旁边的丁原说道:“义父,文远不是华雄对手,早做打算才是!”
 
    丁原一听,他可没怀疑吕布是说假话,或者说错了。既然自己的义子说张文远要输,那么肯定就得输。张文远有勇有谋,乃是自己的不可多得的爱将,绝对不容有失。
 
    “快,鸣金!”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,叮叮叮叮……”
 
    “逢鼓必进,闻金必退”,而张辽此时也知道,这是自己主公让自己撤退了,怕自己吃亏。其实他心有不甘,并不是自己武艺不如这个华雄,如果说之前自己和张绣的武艺是伯仲之间,但是自己却比他高一筹的话。那么自己和华雄的武艺其实应该是不分胜败的,但自己不如人家的却不是武艺,而是对敌的经验。华雄其人,和他交上手后,张辽就知道,对方的经验可比自己多得不是一点儿半点,所以自己在这上面吃亏了。
 
    但是不如人家就是不如人家,这点儿张辽确实也没什么好去争辩的,所以他虚晃一招,说道:“今日张某不敌,他日定当再来领教!”
 
    要说华雄自己更是很清楚,张辽并不是武艺不如自己,就是差在了对敌的经验上,而他对张辽的武艺也是挺欣赏的。而此时他则对张辽的为人更是欣赏了,张辽不是武艺比不上自己,而他却出言认输了,这样儿的人才是真英雄,胜就是胜,败就是败,没什么去狡辩或者放狠话什么的。
 
    “好,华某随时恭候!”
 
    而此时张辽已经回归己方的队伍中了,回来则向丁原请罪,“主公,末将有失我军威风,还请主公责罚!”
 
    丁原听后就是一笑,“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’也,文远不必如此,下去歇息去吧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华雄胜了一局,心中高兴,而董卓一方自然也是欢喜异常。结果还没等华雄退下的时候,并州军一方的吕布策马而来。
 
    华雄一见吕布,心道,真是自己怕什么就来什么啊。本来以他的本意,确实是不想碰到吕布,但是却还有一丝想与吕布切磋一下的想法。虽然算是矛盾,但是这却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尽管他不认为自己能胜过吕布,不过能与如此高人过招,那对自己也是有所帮助的。
 
    吕布带马来到了华雄近前,淡淡说道:“五原吕布!”
 
    华雄手中横刀,咽了口唾液,“关西华雄!”
 
    虽然华雄不觉得自己能胜,但是还不至于一点儿底气都没有,怎么说自己也不可能一个回合就被杀吧,所以华雄这嗓子还是挺有中气的。
 
    说完,就向吕布攻来,而吕布对华雄的武艺也有些兴趣,毕竟他也是好久都没遇到武艺不错的人了,而这关西华雄却也值得自己出手一次仙路芳华最新章节。
 
    结果华雄这次算是见识到了,什么才叫做武艺高超,吕布应该已无人能出其右了。华雄曾经就以为自己武艺不错,结果今日遇到吕布,才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。以前自己虽然也知道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,但是却第一次遇到吕布这种级别的对手。才刚过二十回合,华雄就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 
    董卓军中的赵岑说道:“主公,华将军不是吕布的对手,您看是不是让末将也前去助阵!”
 
    本来武将以多打少一般来说是少数,但是如今特殊情况,董卓也不管其他的了,反正只要不输就行啊,“好,快去助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要说赵岑别的不行,但是胆量不小,其人武艺不过三流顶峰,但是却敢去对战吕布,虽然是二对一,但是你也不得不说其人确实是敢上啊。不过他这样儿做是有用意的,他还是清楚的,其他那几个将领也想上,但是却不太好意思先出口,那么自己第一个说了,他们之后也好上来不是。
 
    结果赵岑上场了,虽然华雄也不耻这么二对一,但是他也知道赵岑是好意,也不好埋怨人家什么,还得感谢人家呢。
 
    吕布一看有人助阵,他大喊道:“你们剩下的人也都一起上来吧,我吕奉先又有何惧!”
 
    吕布这才是艺高人胆大,赵岑加入了战斗,刚和华雄一起打了三个回合,董卓那边儿的樊稠就忍不住上来助阵了,他看吕布太狂,而且华雄和赵岑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啊。所以他一着急,和董卓说了声后,也拍马上了场。
 
    樊稠武艺可不是赵岑那种三流水平,他可是二流上等的武艺,虽然不是二流上等中顶尖顶峰的武艺水,但却也相差不远了。结果他一上来,一下就缓解了赵岑的压力,毕竟吕布那级别的武将,确实不是他那三流水平能对付得了的。
 
    三人又和吕布斗了七八个回合,依旧是处在下风之中,张济此时也和董卓说道:“末将请战!”
 
    “去吧!”
 
    董卓心说,好虎架不住一群狼,我看你吕布吕奉先到底能支持多久!在董卓看来,一对一的单挑当然是公平对决,而两个人就变了,那么之后是三个、四个、五个甚至是更多,他觉得其实都没什么太大区别了,反正丢人都丢了,群殴也不差这几个。
 
    而张济和他们也不一样,他们几个作为武将确实还不太好意思去群殴,但是张济顾虑少一点儿,看三人战吕布还是落入了下风,他就直接上去参战了。
 
    吕布大喝一声,“来得好,还有没有?”
 
    吕布此时一人对战四人,是半点儿不惧,反而是越战越勇。不过他倒是有兴致了,可那四个心里却叫苦了,什么时候越到了这种人啊,实在是太强了,自己四人都不是人家对手啊。
 
    而当吕布喊出还有没有的时候,董卓则看了眼还剩下的张绣,毕竟这时候己方能上场的就剩下张绣了,至于张绣的手下胡车儿,则被张绣给扔到士卒中带领步兵去了。
 
    张绣脸微微一红,说实话,如今都已经四个人战吕布了,他真是不好意思再上了,但是看自己主公那意思,还想让自己也上去。
 
    张绣一咬牙,心道,自己不是欺负吕布,而是顾及叔父的安危,所以自己不能不上了。就这样,张绣拍马而来,大喊道:“吕奉先,休得伤我叔父,武威张绣来也!”
 
    反正他就是这么喊得,至于到底他说怎么想的,那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。而吕布一看,又来一个,太好了,董卓帐下的都到了吧,自己放手一战,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本事。就这样,董卓一方是五对一,而吕布则是以一挑五,如今打斗到了六十多回合,他依旧是不落下风。
------------
 
第二九三章 李儒谏言说吕布
 
    六十多回合、七十多回合、八十多回合……此时两边儿的人基本都看傻了,吕布一人挑五个,还斗了八十多个回合,却依旧是占着上风。是其他五人太废物吗,绝对不是,而是吕布实力实在是太强了,这就是这时众人内心的想法。
 
    丁原皱眉,他倒是没觉得自己的义子会输,只是想到董卓这个群殴对策,如今五个人不行,那么他还会不会再去找来五个然后再上。自己还得靠着吕布呢,所以吕布更是不容有失。这个失不只是说丧命什么的,吕布哪怕是败了一招都不行,这就是丁原的想法。想到此处,丁原把手一挥,大喊道:“并州的儿郎们,敌人如今就在前方,都随我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啊!”
 
    有吕布这尊战神,以一挑五,却丝毫未落下风。可以说此时的并州军士卒真是士气空前的高涨,董卓一看丁原已经率先发动进攻了,自己自然也不能示弱。同样是大喊道:“大家随我冲啊,杀并州军个落花流水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等两军交锋后,董卓他这次也算是见识到了并州军的狠。举例说,己方的一个士卒本来占尽优势,结果并州军的那个士卒却和他同归于尽了。而胳膊腿断了,残了的并州军士卒,用牙咬,也要把己方的士卒给弄伤,这样儿的事儿是比比皆是。“盛名之下无虚士”,并州军能闻名天下,绝对不是一朝一夕才如此的啊,这个想法在董卓的脑海中是一闪而过。
 
    不过因为此时是在战场之上,所以并不容董卓他多想。随即他又投入到了杀敌中去,而吕布那边儿,既然都已经是两军混战了,那么五人也就不再一起围攻吕布了。说实话,别看己方是五个人,但是压力确实也不小,而此时的赵岑和张济抽身出来去领兵作战了重生之围棋梦最新章节。就只剩下了华雄、樊稠和张绣,不过胡车儿也不知从哪儿整了匹马,加入了三人的行列中,算是缓解了些三人的压力。
 
    很明显吕布对这个力气很大的胡人有了点儿兴趣,所以很多招式都向着他那儿去招呼的。吕布他是巴不得来得人越多越好,因为人越多就说明自己越强,他如今虽然年纪都已三十多了,但是名利心却是比年轻时更重了。
 
    其实在年轻之时,吕布为了报父仇,他确实是错过了很多。那时在他眼里就是练好武艺,然后找檀石槐报仇。而等大仇得报了之后,突然就被丁原以势强逼着自己成了他的义子还有军中的主簿,没什么兵权了,而这个事儿却也成为了吕布平生第二恨的事儿。
 
    丁原丁建阳无恩惠于自己,反而自己还得给他卖命,说实话,吕布心有不甘。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,人家是大汉的并州牧,而自己却只是并州军中的一个小小主簿,根本就无法相比。也只有在战场之上,吕布才能找到昔日的感觉。因为这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,而不是跟在丁原前后,充当他的保镖打手,还被他利用。
 
    虽然在沙场之上,也算是被他给利用了,但是吕布知道,这个才是自己想要的。如果丁原对自己再好些的话,那么自己就算甘心地给他卖命也未尝不可,但是实际却……
 
    这是吕布想要的,但却不甘心被丁原摆布。他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欠他丁建阳的,反而是丁建阳欠他的,可是这么些年,自己得到了什么,其实什么都没有。吕布如今是觉得自己是不能再如此下去了,再这样儿下去的话,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,那个敢作敢为的吕奉先,如今哪去了?
 
    此时吕布把心中的恨转移到了战场之上,结果和他打斗的四个人可倒霉了。华雄和张绣还好点儿,没什么大碍,不过武艺差些的樊稠还有胡车儿两人却是受了伤了。
 
    而此时两方的厮杀真是异常地惨烈,虽然不是说这一次就非要有一方全军覆没才行,但是尽管两方是第一次交战,但是却像是多年的仇人一样儿。其实算是上行下效,上面的上位者如何,很大程度上就可能要影响到下面的人。而董卓手下的士卒和并州军其实就是如此,看看战场如今的情况就知道了。
 
    在两方厮杀了一轮过后,双方却是各自罢兵休战,直接就撤退了。其实不撤退也不行,总不能就这么没完没了地打下去吧。毕竟首战基本都是试探,尤其像他们两方人马对彼此还都不熟,所以更是如此了。
 
    退兵回到大帐后,董卓心情不爽,毕竟今日一战,己方根本就没占到什么优势。自己这边儿比他丁原那儿多了好几倍的人马,虽说没有全上吧,但是差距也不至于这么大吧。就今日这么一战,董卓算是看出来了,己方士卒只有在人数上占优,而战力上确实还不如人家并州军。
 
    大帐中此时就董卓和李儒两人,李儒一见自己主公如此,他心中明白,虽然他没有亲自上战场去拼杀,但是在士卒的保护之下,他确实也在远处看了双方的战斗,己方没占优,他自然是知道的。
 
    “主公是否还在心忧战事?”
 
    董卓缓缓点点头,“不错,文优也知,今日一战,我军却是未讨得任何便宜啊!”
 
    “并州军闻名天下,儒以为如此才对!”
 
    董卓倒是没对此多说,“文优觉得那吕布吕奉先如何?”
 
    “主公是起了爱才之心,想收吕布吕奉先到帐下?”
 
    “不错,正有此意!可是此人却和丁原那老匹夫是义父子,想来难办!”
 
    说着,董卓还摇了摇头,他感觉这个不容易办到。就看吕布和丁原如此关系,怎么能背叛了他的义父来投自己呢。
 
    李儒也是摇摇头,不过他摇头是觉得自己主公想得不对,这个事儿说难可能很难,但是说简单其实也简单。
 
    “主公只想那吕奉先与丁建阳是义父子的关系,但是主公为何就不想吕奉先在并州军中所任何职?”
 
    听李儒这么一问,董卓一想,“这,主簿……”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 » 反而自己还得给他卖命说实话吕布心有不甘但是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