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骁骑营跟飞燕精骑的战火连天的响声,李林

分享到:
骁骑营的将士的辽刀当然不是好惹的,骑兵对战,你于毒带着的弯刀不占有长度的优势,如何能胜,按理说,这骁骑营应当有很大的胜算,但是这些骁骑营的将士们忽然发现了一个恐怖的情况,这……这些敌军难道就这么的别怕死吗?为何这么的疯狂,竟然胡乱的就想着自己杀来,孤注一掷,就好似用自己的生命在全力一击一般,疯狂的挥舞着武器,并无章法,但是就是因为这么一股子劲,竟然可以让骁骑营的将士晃了守将。
 
    一个回合碰撞,两伙兵马分开,骁骑营全员带上,但是无人跌落下马,在看飞燕精骑,已经有十几个人跌落马下,就算是不死,也已经被战马的马蹄踩死,看似是骁骑营稳占上风,但是却看到骁骑营的将士一个个脸上惊奇无比。
 
    立即有人骂道:“妈的,这般滚蛋到底给他们的马吃了什么!”
 
    为何这么说,正是因为对面的这些飞燕精骑,最恐怖的并不是他们的士兵,而是他们的战马,这些飞燕骑兵皆是双手持刀,双腿架着马腹,只是要在马上稳定罢了,但是他们确实从来不会控制自己的战马,这是为何?但是这些个战马竟然根本不用控制,马上的将士,你在一个个都是拼命在战斗,根本不用理会胯下的战马,因为这个战马直接就想着敌军杀了过去,而且这战马就好似第二名士兵,与敌军的战马对上,也好似就看到了仇人……啊不仇马一般,对骁骑营的将士的胯下战马又是撞击,又是撕咬,骁骑营将士一开始还奇怪,这些飞燕精骑的这马怎么有些不一样,打到一块才知道,飞燕精骑的战马没有嚼子,这东西本来是为了防止在战马嘴馋,胡乱吃草,所以在战斗之时,要用此物将战马的嘴巴固定,不让战马随意吃草,等到休息之时在拿下来,给战马吃最好的草料,让战马长得更加的健壮,就好似控制饮食一般,但是这飞燕精骑的战马没有这个东西,因为在作战之时,这些战马的嘴巴,就是一种武器,够不到敌军的骑兵,到那时还够不到敌军的战马吗?看到敌军的战马就好似看到了敌马,不停的攻击,就连战马都这么的凶狠,更别说这马上的骑兵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其实骁骑营的士兵不知道,不是飞燕精骑的骑兵不想控制战马,是因为,他们胯下的战马,在疯狂起来可是比自己好样勇猛,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战马攻击的欲望,所以自己只能孤注一掷,直接被战马拉到了敌军的眼前,战马可是不会理会你打不打得过眼前的敌军,所以马上的骑士只能全力以赴,这也是让士兵不得不已死奋战的一种方法,每次作战,飞燕精骑的将士必然全力用命,也就逐渐练就出了这一只疯狂而又嗜血的兵马,纵横西北…………
 
 第三十章 骁骑vs飞燕(2)
 
    虽然现在看来,乃是骁骑营占据了上风,但是骁骑营无论是士兵,还是战马,都已经受了伤,他们都知道,若是再来一轮冲锋,自己这一边倒下去的兄弟,肯定会一倍一倍的增长,这伙骑兵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们是怎么训练处的这样恐怖的战马来!
 
    但是另一边,李林还没有冲出去,刘和的大军已经阻拦在赵云的面前,这个时候骁骑营的将士必需将这伙兵马拖住,为主公争取时间冲出包围,就算是这伙兵马很厉害又怎么样?骁骑营乃是李林麾下最早的精锐骑兵,十几年的征战,屡次立下大功,这么多年都没有被打散,还让骁骑营的威名震慑天下,今天怎么可以这里辱没了骁骑营的名声。
 
    一千骁骑营的统领,忽然怒吼一声,道:“骁骑营,马踏天下,杀杀杀!”
 
    “杀杀杀!”一千骁骑营将士纷纷怒吼一声,“冲啊!”再一次冲着于毒的人马杀去。
 
    在看于毒呢,虽然自己的兵马有些损失,但是这是肯定的,飞燕的疯狂,是包括他的统领于毒都无法控制的,无论大小的战役,几乎飞燕精骑都会出现伤亡,飞燕精骑的力量,是不可控的,但是于毒知道,一次一次疯狂的战斗,已经让自己的神经麻痹,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,从前,自己只是一个张燕麾下的不讲,深爱这张素素,但是素素已经成了李林的妻子,而张燕呢,也已经变成了一个窝囊的主公,一件又一件事情,好似给了于毒一个又一个沉重打击,虽然是于毒觉得,张素素跟了李林,也是一个好的归宿,自己应该觉得自己心爱之人有一个好的结果,是一个好事,但是一个男人,看着心爱之人被夺走,但是自己只能假笑相送,却无法夺回来,这是什么样的心痛,其他人怎么会感受的了,而司马懿要用特殊的方法训练一支特殊的骑兵,当然就是利用了于毒心中的痛,引诱之下,不得不说,于毒变态了,就是靠着于毒的这股疯狂的力量,飞燕精骑,这一支十分奇怪,但是战力确实无比恐怖的骑兵,诞生了。
 
    看着再一次杀过来的骁骑营,于毒邪恶的一笑,一甩手中弯刀,怪叫一声,道:“哈哈!杀啊!开饭啦!”
 
    “开饭啦!”身后士兵也都纷纷怪叫一声,杀了过去。
 
    战局,真的跟骁骑营的将士所预料到的一样,果然,第二次的冲锋,飞燕精骑依旧疯狂,但是骁骑营的将士,却是很难再跟这些疯狂的骑兵相对,这些人,在战马的带动下,冲了过来,这样不要命的方法来提升的战力,可是恐怖的,虽然要付出巨大的伤亡,但是这样一来,往往都是己方重伤,人敌军败亡。
 
    在一旁,听到骁骑营跟飞燕精骑的战火连天的响声,李林也是不禁侧目,看到自己的精选训练出来,跟随自己身边十年的骁骑营,竟然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骑兵打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,这……这怎么可能,刘和麾下竟然有这样的精兵,曾几何时,李林是多么的看不起刘和麾下的军队,在黄河北岸,将所有刘和的军队收归自己这边,但是那样不值得一提的战力,跟李林的幽辽军相比,简直就是一对三,一对五的比例,但是现在呢,自己幽辽军精锐中的精锐,骁骑营将士,竟然跟刘和麾下的这一伙骑兵有这么大的伤亡,这……这刘和莫非得到了神人的相助现在万分危急的时刻,是还管这个,还是赶紧带着李林冲出去为好,骁骑营,就算是为了李林脱险,全军覆没有何妨?方方一拉李林喊道:“主公,有缺口了,快走!”
 
    前方,已经杀的浑身是血的赵云也是喝道:“主公快走!”能够将则会刘和包围大军,生生的撕开了一个缺口,当然就是靠着赵云这样绝世的猛将。
 
    “嘿!”李林嘴里有些叫苦,立即一挥林刀,道:“冲啊!”立即带领人马杀了出去。
 
    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杀号准确率-重庆时时彩杀号网站 » 听到骁骑营跟飞燕精骑的战火连天的响声,李林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